返回

好好修行,天天向上!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第十六章:一片桃花
   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    刘子骥,死了!
    刘家老宅内,白玉京看着这个伏案在书桌上的年轻人,表情很是复杂。
    十天前,这个年轻人还来自己的摊位上算过一卦,问自己什么时候才能够学业有成,博一份功名利禄。
    当时的他神色坚定,戒掉杂念之后,有一股无形的精气神凝了起来,整个人都看上去精神了许多。
    自己那天给了他一份上上签,直言他十年之内,必扬名立万。
    可是!
    这才短短十天,刘子骥居然就死在了这里?
    房间里,一股淡淡的香气混杂着尸体开始腐朽的味道,让人微微的感觉到有点不舒服。
    “道长,求您救救骥儿吧!”
    “自从前天中午,他同人去郊外踏青归来之后,人便成了现在这个样子。”
    “归来之后一连两天,人都有些呆傻,整个人没什么精神,一门心思钻进了书房,就连仆役端来的饭也不吃。”
    “我也只是当他长了志气,要狠下心读书考个功名,心思不在这些琐事上了,可谁晓得他,他竟然?!”
    刘青山跪在白玉京面前,老泪纵横的哀求着。
    “道长,求求您救救他吧!”
    你说这好生生一个人,只是一晚上的功夫不见,便死在了书案上,你让刘青山怎么能接受?
    没有任何预兆,没有任何特殊情况,只不过是过了一个晚上,一个人竟然就死成了这样,甚至是尸体都开始发臭。
    这不正常。
    这太不正常了!
    白玉京皱着眉头,朝着身旁的女子询问:
    “云大夫,您可以帮我看一下这具肉身已经腐烂到了什么程度了吗?”
    “相比于正常的死尸而言,是死了多少个时辰?”
    “好!”
    深绿色的身形朝着刘子骥靠了过去,云青兰竟然也同白玉京来了这里。
    她伸出手在刘子骥的后背上轻轻按了按,然后皱着眉头检查了一下刘子骥尸体的基本情况。
    玉手压过,整具尸体上面竟然出来一个又一个的小坑,看起来软绵绵的。
    “这具尸体……”
    “有点奇怪!”
    云青兰皱着眉头说着。
    “人死后身体会逐渐变得僵硬,关节锁死,无法挪动。”
    “但是在死亡时间超过二十个时辰之后,僵硬的尸体便会开始逐渐恢复原形,一点一点的变软,腐烂。”
    “而这具尸体的死亡时间,明显已经超过了二十个时辰,甚至更久,整个尸体都开始软化了。”
    说到这里,云青兰像是想到了什么极为害怕的事情,竟然往后退了两步站在白玉京身后,眼睛睁的大大的。
    “可是刘老爷却说,昨天还同刘子骥打过招呼,见过面,甚至是听到过他读书的声音。”
    “你说人死了,怎么可能还会自己动,还会自己读书呢?”
    “这怎么可能?!”
    “除非……”
    云青兰打了个寒颤,似乎很是担忧。
    “除非他根本不是人!”
    啪~
    白玉京应声而起,手中凭空拖出一张染着朱砂的符箓印在了刘子骥的身上,似乎打算镇压什么不详。
    “人死而不僵,你到底是人是鬼?!”
    白玉京手中闪过一道金光,刹那间,房间内如有一轮烈日横空,欲荡平世间邪祟,镇压诸般不详。
    师傅曾经说过,这个世界上存在着许许多多不可思议的邪祟和怪物,人死有怨,可化厉鬼,若是处于特殊的煞地当中,便会诞生另一种更加恐怖的怪物。
    僵尸!
    厉鬼有身可依,不惧罡风雷火,若食得精血,便可化作一方邪魔,霍乱生灵。
    眼前的刘子骥让他忍不住的朝着这个方向去猜,若是这家伙化作僵尸,整个安阳镇都要遭灾。
    金光浩荡,但是似乎对刘子骥并不起什么作用。
    这不是邪祟?
    奇怪了!
    汪!
    就在白玉京疑惑的时候,山魈忽然叫了一声。
    顺着目光看过去,原本已经开始腐烂的白玉京,身体竟然微微震动了一下,整个人极为艰难的从案书上爬了起来。
    活了?
    不对!
    坐起来的刘子骥身体震动了几下,叠好的衣衫当中忽然飞出来一道红光,趁着所有人不注意,便准备逃离这里。
    “大胆!”
    “真武在此,安敢放肆?!”
    一声轻呵,白玉京运转灵力,生生将这片红光从空中摄了回来。
    定睛看去,却见一片十分独特的桃花在他的掌心当中轻轻晃动,其色如血,妖艳非凡。
    “桃花?”
    白玉京发出一声惊疑,他从这片桃花上并没有感觉到邪祟的妖力,反而还有一种玄门正宗的力量在里面酝酿。
    可是看着这血红色的妖异桃花,白玉京却怎么也无法将其同玄门正宗连起来。
    他没有注意到,云青兰看到这朵桃花的瞬间,眼中闪过了一丝担忧。
    “看起来刘子骥身亡的原因,便是与这桃花有关系了。”
    “居士,你还记得他前日是去什么地方游玩了吗?”
    “居士?”
    “居士!”
    刘青山没有回应他,只是一个人呆傻的坐在地上,眼神死寂,哀莫大于心死。
    哎~
    “居士,你若是耽误了时间,这刘子骥怕不是一点活命的机会都没有了。”
    “活命?”
    “活?”
    “你是说他还能活吗?!”
    一刹那,刘青山的眼中重新亮起了光芒。
    “居士,贫道观其神魂未灭,只是如那风中烛火一般,再不做点准备,等到尸体腐烂,怕是真的要同你天人两隔了。”
    白玉京叹着气。
    那桃花被他摄走之后,他清晰的看到了刘子骥此刻的情况,人有三魂七魄凝而为一,是为神魂,可是如今刘子骥体内竟然只剩下了一魂一魄,整个神魂如同风中烛火,随时都可能熄灭。
    以至于他的身体都认为他已经死了,开始缓缓腐烂。
    若是在身体腐烂之前将他的魂魄找回,再以道门丹药滋养肉身,未必没有搏一搏颠倒阴阳的奇迹。
    “安阳镇外西行十里,有一潭溪,山清水秀,骥儿便是同人去了那里游玩。”
    “好!”
    “贫道这就去一探究竟,但是在此之前,居士,你需要以用寒冰将刘子骥的身体冰封,一直等到我回来。”
    “冰封?”
    “求道长务必救他!”
    刘青山没有多说什么,转身便朝着门外走去,他要去找寒冰,来救他的儿子了。
    六月盛夏,要寻到寒冰,这简直是天方夜谭。
    白玉京不去管他,人各有各的造化,他若能寻的到,那是刘子骥福分,他若是寻不到,那便是刘子骥的命数了。
    “桃花……”
    “到底是怎样的妖物,竟然能摄走人的魂魄?”
    白玉京皱眉,思量着该如何对付这精怪。
    从气息上感受,他觉得这个精怪并不算强,渡舟境的自己完全能对付,就是觉得奇怪,为什么明明是精怪,却一点都感觉到不到妖气呢?
    但是就在这时,一双纤纤玉手拽了一下他的衣角,是云青兰。
    “不要去。”
    她一种近乎于祈求的语气,对着白玉京缓缓开口:
    “不要去,不要去!”
    白玉京没有回话,除魔卫道,本就是我辈修者分内之事。
    岂能退缩?
    时间紧急,来不及多言,一人一狗便直接别了云青兰,只留下佳人在原地用幽怨的目光眺望。
    按照刘青山所言,不过半日功夫,白玉京便寻到了那条谭溪。
    只是令人诧异的是,在这里,他并没有看到什么山清水秀的画面,反而是看到了一片黑漆漆的石林,看起来与美景不沾一丁点关系。
    “怪了,难不成我走错了?”
    就在此时,他忽然感觉手中捏着的桃花,忽然开始发烫。
    下一刻,他忽然感觉到一阵剧烈的疼痛,手中桃花嗡的一声化作流光炸开,白玉京忍不住闭上了眼睛。
    当他再一次睁开眼的时候,他看到山魈正用一种无比震惊的表情看着林清风的身后狂吠不止,似乎看到了什么极为可怕的事情。
    莫名的,空气当中也弥漫出一股淡淡的香气。
    转过头,
    一片绵延十里,花开如火的桃林正妖异的盛开着……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