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好好修行,天天向上!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第十四章:第三尊法相!
   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      山枯草败,陋室寒舍。
      此时天刚刚亮,阳光普照万物,透过墙上的缝隙打在正中心的无头石像上。
      倒是渲染出几分说不清,道不明的韵味。
      白玉京盘膝坐在石像面前,身上有两股氤氲如同灵蛇一样盘旋。
      一者淡金,似如那烈日悬空,透露着不可亵渎的神圣,隐约听去,似乎还能从这股光辉当中听到芸芸众生的祷告之声,颇为玄妙。
      一者赤红,却宛如沙场争锋,一股子惊天的煞气盘旋,恍惚之间,像是从当中看到一片修罗战场,无尽生灵在其中沉沦灭亡,直至癫狂。
      神圣与疯狂,两种截然不同的力量在他的周身盘旋,隐隐约约勾勒出两尊法相,一为真武,一为齐天,看起来极为玄妙。
      两种力量泾渭分明,截然相反,一者神圣,一者疯魔,此刻在白玉京的控制下竟然开始缓缓地相互靠近,初时相遇,如滚油当中倒入了清水,几乎快要炸裂。
      在这一刻,白玉京的眉毛也快要拧在了一起,看起来承受着很大的压力。
      几个呼吸过后,这两种截然相反的力量,竟然是变得柔顺了许多,相互融合了一部分,这两种力量在他的控制下,似乎是想要融为一体,重新描绘出一个新的法相。
      第三个法相!
      寻常修者若是能够在渡舟境修炼出一个法相,那便已经算是大成,寿命延长可至二百年。
      法相祭出,与天地之间的联系不知道被增强了多少倍,上可体会天心,下可渡世红尘,运转灵气神纹,诸般神通拿于掌中,于凡夫俗子而言,已经可以算作是仙人了。
      修炼出法相,便可以算作是登堂入室,真正踏上了寻仙问道,叩问天心的道路,是真正的修者。
      多少人卡在这一境界,蹉跎岁月,直到六十岁大限将至都无法修出法相,白玉京十三岁修出法相,登临渡舟境,已然可见其天赋的恐怖。
      可实现在,他竟然是还想要凝练出第三个法相?!
      简直是,闻所未闻!
      “起!”
      一声轻呵,房间内似乎有风云卷动。
      真武相与齐天相也开始相互靠近,不多时,二者相互重叠,过程非常顺利,并没有再发生什么爆炸。
      抬眼看去,只见白玉京周身有一团氤氲将其包裹,整体看上去一片混沌,似乎有什么东西即将孕育而出一般。
      真武是神,齐天是魔,那么此刻的白玉京,便是想要统合这两种力量,在两种极端的心境当中,找到一个平衡。
      渡舟境不同先前的筑基境和炼体境,它就像是一个分水岭一样,标志着修者和凡人的区别。
      修行一道,考的是修者对天地的理解,对大道的感应,对心性的把握极为重要,故而白云居士才将其送下山来,以此磨砺心性。
      所谓法相,便是修者将自身对天地的理解,对道的理解,是一种独特的道果,以天地灵气和神纹,配合上其对道的理解,构建出的渡世之舟。
      只是白玉京天纵奇才,另辟蹊径,不过十三岁,就仅凭心性,便从两个极端的方向,凝聚出了神魔二相,踏入了渡舟境。
      只是他的境界并不圆满,两种极端的情绪不够稳定,无法构建真正的平衡,所以他一直在尝试着将这两种法相融合,来达到圆满的境界。
      先前,白玉京修行之时,他认为神性和魔性之间的平衡,应该是缥缈若云的仙,是那种遗世独立,绝世出尘的品性。
      他是这么想的,也是这么做的。
      可是无论他如何努力,都无法完全将两种力量达成平衡,孕育出自己的第三个法相,来达到圆满的境界。
      “神与魔之间的平衡,是仙吗?”
      白玉京在蒲团上轻轻的发问。
      “师傅,我觉得不是……”
      良久,白玉京轻声回答了这个问题。
      转眼间,便见到那混沌竟然如同鸡子一般破裂,一位眉清目秀的少年缓缓从中走了出来。
      白衣青衫,并不出尘,也不绝世,反而是带着一股淡淡的烟火气。
      此时的白玉京看起来与先前没有任何区别,只是身上的衣衫变得干净了许多,看起来什么变化都没有,却又有一股说不上来的变化。
      “第三个法相,成了!”
      “神和魔之间的平衡,应该是人!”
      “仙人仙人,不成人,谈何仙?”
      明了此间种种,白玉京也不在偏执于凝聚仙相,终于是走上了正轨,在神性和魔性之间,找到了平衡。
      那就是人性!
      白玉京朝着祖师行了一个礼,自今日起,它便算是渡舟境大圆满了。
      再往下,便是要映照大道,在无穷的大道之中,找到真正属于自己的方向,从而踏入映道境!
      神魔二相合一,祭炼出第三尊人相,白玉京的境界彻底稳固,平日里施展神通也不再需要佩戴什么面具,他的人身,便是他的第三尊法相。
      如此,倒是与那些将神纹烙印在身上的武修,有异曲同工之妙。
      不过神魔二相另有玄妙,力量属性特殊,在某些环境下依旧更为适用。
      如那真武神相,在面对邪祟的时候,便能有极为恐怖的压制力,如那齐天魔相,在乱战之中,便可汲取战场煞气,越战越勇,无力竭之时。
      至于最后的人相,白玉京暂时还没有总结出他的用法,但是想来,也是极为强力的一尊法相。
      渡舟境大圆满,便是在这南荒边境,也算是有了一份自保之力,寻常妖王,都未必是他的对手。
      汪!
      山魈凑了过来,狗鼻子问了问白玉京身上的味道,发出一声困惑的询问。
      “怎么,认不出来我了?”
      “那这个你认得不认得?”
      白玉京左手拿着碎掉的银票,右手握着一根破烂的木棍,便作势朝着山魈走了过去。
      汪汪汪!!
      汪汪!
      一转眼,山魈便跑的无影无踪。
      确认了,这确实是他的主人!
      “呵!傻狗!”
      白玉京修为大进,也懒得跟他计较。
      “别藏了,跟我下趟山去,今天的晚饭还没个着落呢。”
      他环视了一圈周围的破庙,无奈的叹了口气。
      山魈把师傅留给自己的二百两银票给撕了,当做废纸搭狗窝去了,真是……
      哎,这不是霍霍银子吗?!
      不过话虽如此,但是白玉京却并不觉得难过,反而心里暖洋洋的,看起来师傅他老人家还是有点良心的。
      刀子嘴豆腐心,竟然在蒲团下给自己留了这么一大笔银子!
      白玉京一边想着,一边默默的将前几日扎好的草人给拆了开来。
      “福生无量天尊!”
      “师傅莫要责怪!”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