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全球影帝从反派龙套开始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377、跟着感觉走!(求月票)
   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    “别跳拉……别跳拉!”

    许诺猛然大声说道。

    他知道一个优秀的演员,在进入角色后,会在尊重剧本的情况下自我发挥的。

    现在余胜男就是这样,虽然说没有按照剧本走,但许诺也没有自乱阵脚的。

    他赶紧起身,将夹在身上的余胜男给放到沙发上,面露一丝尴尬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!”

    或许是意识到自己刚才的态度有些太冲,许诺竟然跟着主动道歉。

    这个小细节也能充分体现出来他的身份素养。

    毕竟要是混迹这无人区的,谁会拿正眼瞧她呢?

    “行了,你什么都不用干。”

    “两百小费拿好。”

    “我是来加油的,马上就走。”

    许诺坐到了床上,看着仍然光着的余胜男,便从床上将衣服拿过来递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把衣服穿好!”

    “你坐到这边来!”

    许诺让余胜男坐到床上,他重新坐到沙发上,因为这个位置能够看清楚外面的汽车。

    他从走进来后就一直都是提心吊胆,心神不宁。

    为什么?

    谁让汽车后备箱还放着被他撞死的黄波尸体!

    外面现在正在加油。

    这要是说加油的时候,发现什么异常,让他怎么办?

    许诺将潘肖的状态拿捏得很准,就是这种在尴尬中保持着警惕的微妙心理。

    “大哥!”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就在许诺盯着窗外汽车的时候,谁想余胜男竟然一把就将钱塞回去。

    跟着她站起身来穿衣服,边穿边说道:“其实那个啥,我就第一次干着呢。我不干老板打我呢,大哥你不要抓我!”

    很显然,余胜男误会许诺是个警察!

    “我不骗你,骗你不是人呢。”

    许诺露出无语表情。

    “我不是警察,起来吧!”

    “你不是警察?那你胡看啥那?”

    蹲在地上的余胜男,听到这个,刚才的胆怯一下就消失,抬起头来质问道。

    她将前后两种情绪的变化,表现得是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“我看我车不行吗?”

    “要不是你们这搞什么捆绑销售,我根本就不进来。”

    说着许诺站起身,就近贴着窗户玻璃,死死的盯着外面的汽车。

    他真的怕黄波尸体被发现。

    剧组的人没谁再说话,他们都聚精会神地看着两人演绎这段戏。

    “帅哥!”

    余胜男低声说道。

    就是这两个字的喊出,让许诺下意识地哆嗦了下。

    看到这一哆嗦,包括导演宁高在内的所有人都是会心一笑。

    真是妙啊!

    “你一会儿开车上哪儿去?”

    余胜男略带几分期盼问道。

    “回家。”

    许诺毫不犹豫地回道。

    “你觉得我刚才舞跳得咋样?”

    许诺微微颔首。

    “我老实告诉你吧,其实我原来就是那个,西山舞蹈艺术学校的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,你不信呢。”

    “你看。”

    余胜男转身就开始劈叉。

    “你劈什么叉啊你?”

    许诺皱眉说道。

    “知道我咋到这儿来的吗?被人给骗来了!”

    “起来起来!”

    “大哥帮我个忙吧,带我出去!”

    “帮我个忙嘛!咋啦?”

    “一百块钱你拿着!”

    “干嘛?”

    “车费呢。”

    “你给我钱算怎么回事?这是你的钱。你的小费,我帮不了你。”

    许诺赶紧拒绝道。

    他现在哪里还敢多事,自身都难保呢!

    “你别客气嘛大哥!”

    就在两人推搡着两百块钱的时候,车门忽然被打开了,老车夫快步走进来,一把就将钱抢过来,冲着许诺问道。

    “她咋说的?说她是打球的还是画画的?咦!”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老车夫脸色冷峻,抬手就是一巴掌扇过去。

    余胜男应声倒在床上。

    “你还跑是不是?腿敲断了!”

    “跑!”

    愤愤的老车夫开始不断踢踹起余胜男来。

    许诺见状赶紧阻拦住。

    “有话说话,别打女人。”

    “完了再收拾你!”

    “咔!”

    在许诺和老车夫走出来的同时,宁高站起身来喊停。

    很流畅,一条过。

    所有人脸上都流露出佩服神情。

    刚才这段戏的表演,不要觉得很简单,这里简直就是教科书式的演技,里面所包含着的情绪变化和台词配合其实是很难的。

    但许诺和余胜男却完美驾驭了。

    余胜男的情绪从最开始的无所谓,到中间的害怕胆怯,最后变得乞求期盼。

    至于许诺的心一直都是绷着的,因为心里有事所以说心虚害怕。

    一句话,两人的演技是无可挑剔的。

    “宁导,刚才那个动作是我想到临时增加的,你要是觉得不行,那就再来一条吧。”

    余胜男走过来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想到突然加戏呢?”

    宁高不置可否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觉得在那种情况下,既然是勾引,自然要做得更加真实点,没有道理说,你是一个卖笑的舞女,还要有所矜持吧?”

    “既然都已经跳到那种程度,那坐到膝盖上是自然而然的事儿,要是忽然转身离开,反而有点不对味。”

    余胜男说着自己的想法,然后看向许诺。

    “许诺,你说呢?”

    “嗯,我也觉得是这样。”

    许诺点点头,望着宁高说道:“宁导,余姐说的没错,既然已经演到那个份上,她要是说不坐,连我都感觉缺点意思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我当时的反应有问题吗?要是你看不行的话,咱们可以补录一条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不用!”

    宁高和他身边的人算是佩服了,他们对刚才那段戏的表演是非常认可的,觉得两人的超常发挥都是很好的。

    即便这样,两人都愿意配合导演重新拍摄。

    这种谦虚的风格很难得。

    毕竟要是余胜男不愿意改戏,许诺也这样做的话,是没谁能逼迫他们的。

    但两人明明演的很好,还想好上加好,这就是为了追求完美!

    “你们两人刚刚即兴发挥的很好,比剧本上更加有代入感来,就按照你们这个好了。”

    宁高跟着拍手继续说道。

    “下面的演戏也是这样,你们只要跟着自己的感觉走就行,毕竟你们找到感觉的话,可能会更好!”

    “好的!”

    这段戏结束。

    剧组众人稍做休息。

    余胜男则走到许诺身边,将一瓶农夫山泉递过来,顺便问了个问题。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