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云中大妖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第二百五十六章 灵药飘香
   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    他是个脾气倔的,背后又有自家老爹撑腰,寻常妖怪根本不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但赤云水府的大小姐红柔不行!

    这小娘皮不紧拼爹比他厉害,论修为、论实战更是甩他几个山头,不是为了一口气能得罪的。

    回想三十年前,他和走水蛟伙同几个其他妖王的子嗣在上游胡作非为,恰巧招惹了在哪修行的红柔。

    在这后……不堪回首。

    明了些说,自从那一场不似战斗的战斗,能够继续活跃在上游的妖王子嗣就只剩他和走水蛟两个。

    见鳄搅海气势弱下来,红柔面不改色,语气强硬道:“与人族的交锋不日将至,还望两位公子多留些神,莫总被俗事昏了头脑!”

    “柔姐说的是,俺与老鳄鱼一定尽心尽力,不敢懈怠。”走水蛟应声附和,一副大气凛然的姿态。

    鳄搅海也不是蠢妖,紧跟着出言表态,将方才的事掀过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气呼呼的红椒低头咬牙切齿,暗骂鳄鱼头奸诈,不然一定打的他满地找牙。

    人妖两族大战在即,只要鳄搅海两个不故意生事,肯定是无法处置,还需以大局为重。

    不多时,身为大小姐的红柔将群妖召集一处,从中挑选了十八位修为不低的妖丹,带着两家妖子离开竹林。

    随同离开的,还有红椒和妖孩儿等一些背靠妖王的妖将。

    从红柔方才所言,是要与一众妖丹结成大阵,抗衡人族多变的进攻手段。

    待众妖离去,竹林只剩云中君等妖将和零星几个没被选中的妖丹。

    自行散去,云中君回到原本的竹林边打坐,脑中思绪飞转。

    看一众妖丹临时结阵的架势,估计人族没那么快进攻,不过也不会等太久。

    抵达绿洲许久,不曾听闻有关天才地宝之事。

    一片大型绿洲,再不争气也该生长一株地品灵药。

    这也是人、妖两族无法舍弃的利益。

    按理说,一株地品灵药的香气早该弥漫绿洲,被群妖所发觉。

    但此刻却毫无灵药的声响,除了还未成熟,就是被几家妖子、妖女隐藏起来。

    不过云中君还是偏向灵药尚未成熟这一观点。

    转念一想,人族进攻的时间,八成与灵药成熟或显露的有联系,须得多有注意。

    暗自点了点头,云中君叫来身旁躺着的猴妖,吩咐其与其他妖怪打探天才地宝,顺带留神一众妖丹准备的大阵。

    猴妖是个机灵的,虽不明老大的意思,但隐约感觉事关紧要,叫上充当门面的马脸妖将混迹在群妖堆里。

    交代完毕,云中君接着参悟法术,三鼠从旁护法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很快,八日光景的过去。

    时临晌午,天空漆黑一片,数不尽的风沙呼啸,将竹林吹刮的摇摆不定,莎莎作响。

    “呸,这狗日的天气,真是越发邪乎了!”

    正闭目养神,马脸妖将不耐烦的声响传来,似在吐出飘到嘴边的竹叶。

    睁开眼,云中君入目就见天色昏暗阴沉,乌压压的煞云仿佛随时都会倾塌。

    环顾一周,不少妖怪都是一脸烦躁的神情,或躺或靠或坐在空地上闷着,没了前几日闹市般的喧嚣。

    这也多亏了煞云覆盖,导致秘境内的煞气浓郁数倍,不断侵入群妖体内,致使他们没了多余心思。

    似云中君一般能静心修炼的,正片竹林也找不出几个,都在煞气的纷扰下难以把控。

    摇了摇头,云中君目光担忧的自语:“也不知灵药何时现世,否则不等人族进攻,妖怪们都快受不了煞气了。”

    当然,同样身处密境,想来人族的情况也不会好到哪里。

    毕竟煞气与被消磨气血不同,非是一般手段能够阻挡。

    窸窸窣窣……

    一阵脚步声传来,猴妖快步走到身前,禀报道:“老大,俺刚听巡守的妖怪说,妖丹们练习的大阵结成哩,正在西边的荒山尝试威力。”

    “知晓了,可有打听到灵药的事?”云中君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有,俺明里暗里在群妖中打听了个遍,也没听到灵药的影。”猴妖抓耳挠腮的回答。

    云中君闻言眉头微蹙,看着有些焦躁的猴妖道:“短尾你先调息一阵吧,莫被煞气蒙了心神。”

    “是,老大又事在叫俺!”

    猴妖连忙点头,两三步跑到角落盘坐,取出一颗静心的丹药调理。

    煞气事大,群妖早已发现,奈何没有解决的良方,只能各自调养,互不干扰。

    大脑放空,云中君半躺在地,眯着眼不愿多想。

    此时的情况已经不适合修炼,还是放松放松紧绷的心神更有价值。

    说起来,这段时日里倒是发生了一件趣事。

    主使则是那只用五十块灵石买酒的山羊妖。

    还道其失了智,竟以大价钱买半坛酒,原是暗自憋着坏。

    几日前,其趁着群妖无聊之时,将半坛酒拿出来叫卖,称是一块灵石一杯。

    且是那种半口分量的玉杯。

    起初群妖只当其是个笑话,根本不予理会。

    但耐不住其中有好酒的妖怪,偷偷买了两杯解馋。

    有了带头的,后面肯定跟着其他妖怪购买。

    反正只须一块灵石,权当是为了添些滋味。

    谁料山羊妖见利心切,竟然开始上涨酒价,从一块灵石到两快、三块、五块……

    到最后,酒价一路涨到十块灵石一杯。

    这般行径一出,直接引起众怒,一个性子烈的妖丹正因没被选中参演大阵暗恼,将其抓过来就是一顿暴打泄愤。

    待其打的差不多,先前那些买酒的妖怪也是从旁拳脚相加,更是将山羊妖的兽皮袋扒走均分,还将其吊在竹子上示众。

    趁着热闹,云中君一时兴起,还派猴妖几个上前踹了几脚。

    等到群妖停手时,山羊妖已被打的面部全非,惨不忍睹。

    偏偏如此,山羊妖只是受了些皮外伤,并未伤到内里,几个管事的妖将也没多嘴,得过且过。

    正所谓法不责众,山羊妖也是咎由自取,活该被打。

    反倒是这一举动,令不少妖怪放松了情绪,大功一件。

    嗡——

    半睡半醒之际,一声轻柔的嗡鸣响起,缓缓回荡在嘈杂的竹林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一股绵长的清香拂过面孔,在场群妖为之一振,目光露出惊奇。

    猛的坐起,云中君惊诧道:“药香四起,这是绿洲的灵药成熟了!”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