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云中大妖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第二百五十五章 龙种
   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    没了酒水,云中君重新躺回休息,以为能落个清闲。

    谁料刚一翻身,山羊妖就走了过来,声音软下来道:“这位兄弟,你看别的酒水都卖完,这坛喝到一半能不能卖给俺?”

    “知道喝了一半还买,不卖!”云中君想都没想,直接拒绝。

    山羊妖却死乞白赖道:“兄弟莫恼,俺也出三十块灵石还不成,你就卖与尝个滋味。”

    云中君闻言起身,打量了着精瘦的山羊妖,好笑道:“刚才卖你二十块灵石你不卖,现在半坛出三十块亮石,不觉得够傻。”

    “傻就傻,兄弟你就卖给俺吧!”山羊妖仿佛换了个妖似的,一个劲说好话。

    耐不住对方死缠烂打,云中君晃着脑袋伸出五根手指:“念在你是第一个问价的,我给个优惠,五十块灵石半坛!”

    山羊妖闻言面色一变,刚要发作却又忍住,咬牙启齿道:“好,五十块就五十块,俺认了还不成。”

    说完,闭着眼丢出五十块灵石,捧着地上的半坛酒水就走。

    一套动作行云流水,看的云中君呆若木鸡,没想到其真的能卖。

    他不过是故意出言刁难,这家伙是得羊癫疯了,竟然真舍得花五十块灵石。

    摇了摇头,云中君感叹道:“兽娘哩,秘境真是够苦,好好的妖怪都给逼成这样。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转眼,又是数日过去。

    这一日,天色昏暗入夜,煞云翻涌离散,将天地侵染一色,只余幽幽阴风吹刮。

    多亏翠竹林密,任由阴风刺骨,依旧难以穿透枝叶遮挡。

    不过即便如此,竹林却被吹的摇曳起伏,宛若翠波泛起波澜,片片竹叶飘飞,阵阵杂音乱耳。

    这会功夫,云中君抬头望天,哪还有血日的踪迹,早已被漆黑如墨的煞云吞没。

    咚咚咚……

    不知何时,一阵急促的鼓声响起,是聚妖鼓的声音。

    群妖闻声投去目光,就见一只皮肤青灰,四肢短粗,尾巴粗长的大鲵妖丹站在湖畔边,轮着两根鼓槌敲击大鼓。

    待群妖都被吸引目光,大鲵妖丹停下动作,声似雷瓮道:“恭迎三位小姐,恭迎蛟公子、鳄公子!”

    早就知晓三位小姐和两家公子的名头,群妖面色一边,赶忙整齐站好,高声呼喊:

    “恭迎三位小姐,恭迎蛟公子、鳄公子……”

    跟在妖群中,云中君带着马脸妖将几妖走到边角站立,随声一同高呼。

    很快,在群妖稀里糊涂的恭迎下,三道红衣身影并肩从薄雾遮盖的凉亭中走出,头一次露出真容。

    双眸紧盯着雾气,云中君见到三位身着红衣,面容娇俏的女子。

    正中者,是一位身材高挑,红衣披甲的冷艳女将,一头青丝扎成马尾,英姿干练。

    再看右侧,是一位面容柔媚,眸如春水的女子,身姿窈窕丰腴,一举一动透露着令人怜惜的娇弱。

    最后一位左侧者,生的娇小玲珑,五官精致俏丽,浑身散发着说不出的灵动。

    一眨不眨的盯着左侧女子,云中君眼神闪烁,金色的眸子里倒映出一个熟悉的身影。

    “红椒,竟然真的是她!”

    唇角微动,云中君收回目光,心底的猜测已被证实。

    “昂!!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一道似牛非牛,似虎非虎的高亢长啸响彻竹林,震的群妖纷纷色变,赶忙捂住两耳。

    回过头,便见一个巨大的头颅从波澜不惊的湖面伸出,随即冲天而起,水花宛若细雨般溅出,挥洒落下。

    盘旋在半空,巨兽摆尾腾飞,墨绿的鳞片宽大厚重,狭长的双眼满是冷漠,额前一根独角寒芒乍现,仿佛天生的王者。

    这,正是一条身长百丈的蛟龙!

    “吼!!!”

    紧接着,又是一道巨吼响起,声音更显浑厚粗重,宛若天降闷雷。

    轰——

    群妖正好奇巨吼传来的方向,一只庞然大物从远处的山头一跃而来,重重的砸在竹林,巨大的冲击造成狂风席卷,吹的沙尘四起,枝叶弥漫。

    这还没完,庞然大物站稳后,迈着着四肢狂奔而来,一路将竹林践踏的不成样子,每一步都好似地震山摇。

    当其冲到湖泊前,一头撞断拦路的翠竹,一只体长几十丈的狂暴巨鳄展露而出。

    巨鳄通体漆黑,头角峥嵘,腹部与尾巴修长有力,四肢粗长虬扎,却是一只力能翻江的猪婆龙。

    目光来回在蛟龙与猪婆龙身上打量,云中君满眼羡艳,不禁感慨生的好就是好。

    身为上古血脉后裔,只要能够提纯血脉,轻易就能达到许多妖怪终其一生难以的高度。

    看的泛酸,云中君心想自家若有上古血脉,绝对不比他们来的差。

    正当群妖注意力全放在两只龙种身上时,一条尺许金鲤跃出湖面,化作一名身着白衣的俊美男妖。

    观其模样,自是金鲤王家的妖孩儿没跑。

    趁着无妖发现,妖孩儿默默走到角落,不无外妖交流。

    两只龙种一个在天一个在地的显威,凉亭前的三姐妹却十分难看。

    竹林是她们选定的居所,眼下竟被糟践的至此,当真是可忍孰不可忍。

    红椒是个火辣性子,直接站出来呵斥道:“鳄搅海,你个混蛋敢破坏竹林,信不信老娘扒你的皮抽你的骨!”

    娇喝声起,顿时盖过了风声呼啸,霎时竹林一片寂静。

    被称为鳄搅海的猪婆龙扭过头,一双琥珀色的眸子扫了眼红椒,又看向其身旁的两位女子,淡然开口:

    “小小姐莫要胡言,俺老鳄是本分妖,可受不得冤枉。”

    话音带着调侃,显然是没将其看在眼里。

    听出其中意味,可把红椒气的够呛,小胸脯上下起伏,手指着对方便要口吐莲花。

    好在身旁的大姐足够理智,一把握住红椒抬起的小手,只有两个妖能听见的声音道:“小妹莫要冲动,此地妖族众多,万不可丢了父王的颜面。”

    红椒也非娇惯之妖,到底是顾及水府的声望,将准备到一半的话音咽回,愤愤哼了一声,扭过头不看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身为大姐的红柔不得不出面,争回原属于三姐妹的面皮。

    两手垂落腰间,红柔目光凌厉的看向鳄搅海,凝声道:“鳄公子,竹林乃本将姐妹立足的居所,你如此肆意毁坏,怕是不好说清吧!?”

    见是大姐红柔出言,鳄搅海双眼微眯,没有立即作声。

    倒是半空的走水蛟,哈哈大笑道:“老鳄鱼,连大姐大的霉头都感触,还不快赔个不是,此事就此翻过。”

    听出老友话音中的提醒,鳄搅海深吸了口气,沉闷道:“柔姐说的是,这次是俺莽撞了,俺与你和媚姐、淑妹赔罪。”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