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我真的长生不老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第241章 太后和她的宝宝
   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    听到僵尸王仿佛回忆般的叙述,胡刕最先反应过来,僵尸王的意思是这支赶尸队伍其实是在走私毒品?
    胡刕不太了解这些事情,也不关心,更加无法理解,这僵尸王大张旗鼓,甚至带来了棺材中的神族,目的就是掺和人类社会中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?
    从远古时代开始,神族对人类就兴趣不大,对于神族来说,普通的人类和其他动物没有什么区别,只是人类逐渐展现出了攻击性,在扩张他们繁衍生息的地域时,和神族难免产生冲突。
    人类内部更是冲突不断,在绝大多数年代,人类因为内部斗争死去的,远远超过了被神族杀死的数量。
    苏醒以后稍稍了解人类这些年来的历史,就知道他们本性未曾有丝毫变化,只要有利益,他们根本不在乎残杀几百几千万的同类。
    这倒是让神族有些羡慕,因为神族根本没有这么多同类来自相残杀。
    在胡刕眼中,僵尸王多半也是在天罚中侥幸活下来的神族,否则怎么能够和棺材中的神族携手?
    只是既然和自己没有关系,胡刕暂时保持着沉默,一来他已经被控制住,二来这僵尸王似乎很讲究师出有名,僵尸王想杀人,并没有仗着自己绝对控制了局面,有绝对力量的压制,就毫不犹豫地展开屠杀。
    僵尸王讲这么多,最终大概是想告诉那些要被他杀的人,因何而死,是该死的。
    “我们不是啊,我们只是想发展旅游业啊!连乡镇的干部都知道我们,都在支持我们。”小张收起了自己的那把短砍刀,战战兢兢地说道,生怕贩毒这么一顶大帽子扣在自己脑袋上。
    赵志和其他村民也连连点头求饶,大声申辩着,心中和胡刕冒出同样的想法,被缉毒警察抓捕也就算了,你这非人的存在,也不知道是什么鬼怪,管这事干什么?
    僵尸王提着已经启动的油锯,从棺材盖板上走了下来。
    所有人都在盯着他的动作,他的膝盖活动自如,看来他绝对不是僵尸,又或者僵尸不能弯膝盖的传说完全是以讹传讹。
    僵尸王敲了敲棺材,盖板移开了一点点,一个亮着屏幕的手机被送了出来,手机的光亮照耀着,可以看到递出棺材的那只小手纤细白嫩,在黑夜中犹如美玉莹光,此时此刻却给人无限恐怖的感觉。
    棺材里的是一个女人吗?不,这绝对不是人,女鬼还差不多。
    僵尸王拿着手机,那盖板又被棺材里的小手拨动着盖上了,似乎对于躺在棺材里十分满意,并不打算出来面对周围的人类。
    这倒是让现场的俘虏,阶下囚之类的松了一口气,总感觉僵尸王没有那么可怕,就算是死在僵尸王手里,多半也是被油锯干掉,还算是正常的死法,落在棺材里那东西手中,谁知道会是什么恐怖的下场?
    “我先用手机地图,确定了一下这附近几个村的名字,然后我们进入湘西州的政府网站。”僵尸王熟练地操作着手机。
    要不是刚才棺材里伸出来的那只小手,让胡刕通体发寒,再次出现在武青莲车上那种心悸的感觉,胡刕又忍不住要讲几句了,这个僵尸王怎么这么多事?
    想杀几个人,直接杀了不就成了?非得讲清楚事情的前因后果,你是判官吗?那你装什么僵尸!
    赵志和小张却是凛然,有种被审讯的感觉了。
    “进入网站后,把网页拉到最下面,会出现互联网+监督,再点进去,会看到有个乡村振兴的区域,里面就有驻村帮扶的信息。”僵尸王把手机转过来,给大家都看了看,“很多人都不知道在政府网站里,有着大量的公开信息,民众监督的功能,政策查询和办理业务,非常方便实用。”
    小张却有些瑟瑟发抖了,他很清楚如果自己和赵志等人只是扮演赶尸拍视频,多半没什么事,这个僵尸王未必会杀他们,但是现在……
    “驻村帮扶的信息里,可以看到村名,驻村扶贫干部名单,派出单位,驻派起始截至日期,还可以直接在这里查看干部的更多信息或者投诉。”
    僵尸王说完,提着油锯来到了瘫软在地的校长面前。
    “你不是姓张吗?我看了下,附近几个村,甚至整个镇子的扶贫干部,都只有一个姓张的。”僵尸王接着说道。
    仿佛找到了救命稻草,小张连连鸡啄米似的点头,脸上露出紧张的笑容,“那……那就是我,就是我。”
    “你叫张花花?”僵尸王微微一笑,“等会儿我让你脑子开花。”
    小张顿时哑然失色,双手紧紧地抓着那些束缚住自己的头发,痛哭流涕地叫喊着,垂死挣扎着。
    “原来他是假冒的,我们都是听他的!”赵志慌慌张张地辩解,试图把事情都推到小张身上。
    其他村民显然习惯了顺从赵志,马上都指证小张。
    僵尸王没有理会他们,拿着油锯在他们原来携带在身上的那些棍棒上一阵划拉,那些棍棒竟然基本都是空心的,里边装满了各种一包包的不明颗粒和粉末。
    “你们打着搞网红经济的名义,扮演赶尸人,让你们在当地小有名气,当地的警察也都认识你们,就算你们大半夜地在外面跑,也没有人怀疑,只当你们是在拍视频,真是机智啊。”
    僵尸王说着,就把油锯在赵志腰腹间划过。
    “我……我裂开了!”赵志低头看着自己被一分两半,惊叫一声就此死去。
    小张和那六个村民何曾见过如此血腥的场面,惊惧的发不出声来,而那些头发却似乎被血腥味给激活了,一瞬间将他们全部吞没。
    胡刕只见那些人完全被头发淹没,然后短短的一瞬间后,头发缩回了棺材,而在原地只留下一堆森森白骨。
    那些白骨没有留存一点生机血气,仿佛是历经了千年的古墓中的骸骨,又或者是经过处理后的人骨标本。
    四个日本人吓得齐齐漏尿,那些头发却似乎十分避讳人类的尿液,一下子缩回了棺材里。
    看到自己居然脱困了,早已经被吓得心惊胆颤,失去理智的四人顿时毫不犹豫地转头狂奔,丢下胡刕逃之夭夭。
    僵尸王忽然压低了身体,和地面保持着四十五度角,倒提着油锯,犹如贴地飞行般冲了过去,瞬间将那四人裂开。
    等僵尸王回到原地时,胡刕却依然站在那里一动不动,似乎一点趁机逃跑的打算都没有。
    “他们为什么也该死?”胡刕只觉得自己随时会现出原形,僵尸王杀的是普通人,但是对胡刕依然造成了刺心般的死亡恐惧。
    胡刕知道自己真的走进了一个圈套。
    在武青莲的车上时,他曾经感受到一种心悸,身体难受的也是要现出原形的感觉,当时百思不得其解,只当是化形产生的不适应症状,只是刚刚那口棺材里的神族出现,也带给了他同样的感觉。
    是不是在武青莲停车和那几个女孩子说话的时候,自己已经被潜藏在某处的这个神族盯上了?
    如果是这样,现在自己逃跑根本没有意义,对方毫不顾忌地丢下自己去追杀几个普通人,多半只是因为自己已经落入他们手中,看似能跑,但不过是猫爪下的老鼠罢了。
    也许自己迈出一步,那些头发就又会从地底钻出来,一瞬间把自己血肉骨髓吸食的干干净净,也只剩下一具白骨?
    “1895年日本占据台岛以后,向当地瘾君子发放吸食许可证。后来日本人发现了制毒贩毒的巨大利益,在日本本土也开始种植罂粟,繁盛时期,学校停课,让学生去帮助收割罂粟,便是所谓的罂粟假的由来。”僵尸王随口说道,举国之力,何人无辜?
    “那都是一百多年前的事情了吧,和那四个人有什么关系?”胡刕不解地问道,他最怕的就是僵尸王会无故杀人,那就真的没有生路了,在强大的疯子面前逃生的几率会大幅度的降低。
    “关系不大,灭口而已。”僵尸王满意地看着自己的油锯,哦,僵尸太后的油锯。
    一直都是她试图把他的东西占为己有,自己要不要把她的油锯也占为己有试试?
    目前这把油锯还没有获得她“心爱的XX”这种前缀标签……算了,这玩意还是太暴力了,和自己儒雅随和的风格不搭。
    “今天晚上的事情,我一句都不会说出去。”胡刕艰难地开口,“你杀了他们,留下我,想必不是觉得最后才杀我比较好玩。”
    胡刕有点憋闷,真正让他恐惧的来源是棺材里的神族,眼前的僵尸王虽然神秘,但并没有表现出无可抗拒的实力,刚刚那种冲刺的姿态,与其说是展现实力,倒不如说是在耍帅。
    可他的小命确实是掌握在僵尸王手中,棺材里的神族似乎只是在配合着僵尸王玩耍,其实她对现在的事情并没有什么兴趣。
    “我和你讲件事情。我认识一个小孩,那时候她才两岁多一点,不到三岁,坐在树下拿着一个榨菜包子在啃,包子好像还掉到了地上,上边沾着些灰,冰冰凉凉的,她一个小孩,也不知道讲卫生啊,有什么吃的她就吃什么。”
    “我给她泡了一碗小方便面,煎了两个鸡蛋在里面。她好像连这种方便面都很喜欢吃,吃得可香了。一会儿她吃完了,端着面杯摇摇晃晃地走到我面前,把碗给我,我看到里面还剩下一个鸡蛋。”
    “我问她,你吃不完了吗?她摇了摇头。她开智比较晚,营养不良,还有些妈妈孕期营养不良带来的发育问题吧。这时候还不大会用语言表达自己的意思,大多数都是摇头和点头,我再问她,是留给我吃的吗?她用力点头,勉勉强强地说:好……好次,你次……”
    僵尸王微微笑,指着身后的棺材说道:“有时候留到最后,不是好不好玩的问题,是为了把你留给别人吃。”
    胡刕不禁毛骨悚然,一开始听着还是个暖心的小故事,最后的结论却画风突变,胡刕想起刚才那八个人化作白骨的惨状,再也不敢自恃把握对方的心态了。
    “我就知道你是只聪明的狐狸,来自青丘,还是涂山?”僵尸王好整以暇地问道。
    “青丘。”胡刕马上回答了,但这个答案只是他希望的。
    很多神族到现在为止,记忆都是支离破碎的,有些记得很清楚,有些又完全忘记了,能够在清醒过来以后,记忆完全续接天罚之前的神族基本没有,胡刕记得自己小时候生活的许多情景,但自己是青丘狐还是涂山狐却无从分辨。
    可涂山狐是神族中的耻辱。
    当年人类为了增强实力,培养出为人类效忠的强大血脉巫族,派出俊男美女和神族联姻,尽管要跨越种族培养后代十分困难,但抵挡不住人类太过于努力繁衍,终究让他们达成了目的。
    一部分人类男性让神族雌性怀孕了,一部分人类女性怀上了神族雄性的孩子。
    人类男性把神族雌性的孩子带回了人类世界,而这些雌性神族往往就隐姓埋名跟着来到了人类世界。
    那些怀着伟大使命的人类女性,大部分也都在发现自己怀孕了以后离开了神族雄性,有小部分则留在了神族雄性的身边。
    其中青丘狐是和人类纠葛最深的神族,它们本就是对人类相对友好的神族,大量和人类生育后代的青丘狐,以及它们的亲朋好友部族,在涂山聚集形成了一个青丘分裂出来的狐族部落,被称为涂山狐族。
    即便是天罚之后,依然有涂山狐族存活下来,大禹的妻子便是涂山狐族。
    胡刕已经无从调查自己的身世了,但当时能够聚集在一起,得到女娲娘娘庇护的,应该是青丘狐,毕竟涂山的狐狸们应该人类混迹在一起,得到是那条龙的庇护。
    “青丘是个好地方啊。”僵尸王略微有些感慨地说道,“可你一只青丘狐,和日本人混在一起,跑到湘西来调查赶尸?有点魔幻。”
    能有你提着油锯的僵尸王魔幻?胡刕强忍着和对方发生语言交锋的冲动,“日本人说现代中国对于古老历史传说,以及归属于神秘学的传统资料丢失很多,反倒是他们保存的更为完整。我们也需要他们的一些信息。”
    那四个日本人便是专门研究古代华夏神秘学的专家,常年在遍布全国各地的博物馆等免费公开资源中寻找蛛丝马迹,藤原茅次郎能够在茫茫大海中发现异兽藏身的沉没海岛,可并不是什么运气。
    “这次我们来湘西,是因为他们新发现的资料表明,湘西赶尸的是远古巫族后裔。他们能够赶尸,一定是因为得到了远古大巫的某种传承,祭祀之后借用了远古大巫的能力。这个大巫也是处于沉眠的状态,随时可以清醒过来。”
    僵尸王哑然失笑,如果真的有能够操纵尸体的赶尸人,那他们的研究和推理可能是正确的,但结果却是基于错误的事实,那自然不用再提。
    “赶尸,未必全是走私。哪怕只有一个真正的赶尸人,都能证明你们是对的?”僵尸王也没有全盘否认,日本人搞歪门邪道是有一手的,他们能够找到异兽藏身的沉没海岛就足以说明这一点了。
    “那你继续找吧。”僵尸王说完,摆了摆手,“你走吧。”
    胡刕反倒是愣了一下,对方就这么轻易地放走自己?会不会自己一转身,无数头发就从背后扎进他的身体,让他瞬间变成白骨?
    尽管他的身体比那些普通人强上千百倍,但是面对这种不知道活了多少年的古老神族,胡刕觉得自己和普通人没有任何区别。
    一时间他反而更加不敢动弹,站在那里稳稳地钉住地面,生怕自己稍有动作就性命不保。
    这时候棺材盖板又被推开,那柔嫩白皙的小手,仿佛还散发着美人的香气,按住棺材边,里边的人儿爬了出来,竟然是一个美丽的少女,只是她也把眼眶周围涂成了黑色。
    有毛病!胡刕当然一眼就看出了对方眼眶上的黑色是涂的眼影,看来她和僵尸王一起把眼影盒里的黑色都用光了。
    “啊,他还没走。”
    美丽的少女十分灵活地爬了出来,发现胡刕在注视着自己,抬起双臂又放下,她犹豫了一下,还是把双臂抬起伸的笔直,然后一蹦一蹦地来到僵尸王的身边,以表示她也是个僵尸。
    胡刕的目光从她画着的黑眼圈移开,顿时感觉有些眼熟,想起了武青莲在一个度假中心门前停车时,有三个女孩子在车旁,其中一个就在眼前,就是眼前扮僵尸的少女!
    看上去如此柔弱娇俏的美丽少女,竟然就是自己猜测的古老神族……
    胡刕猛然间回想,当车子离开度假中心,自己恢复正常以后,武青莲说他身上有根长发,当时根本就没有在意,现在自然明白了,那根头发就来自眼前的少女,自己在那时候就已经成为被对方系上项圈的狗了。
    那根头发在车上就消失不见了,胡刕后背寒意升起,想起刚才她的头发是如何吞噬血肉的,让胡刕恨不得马上把自己开膛破肚,也要找出那根头发!
    “朕是僵尸太后,这是朕的僵尸宝宝。”僵尸太后发现对方神色不善地看着自己,蹦了蹦以后自我介绍,希望对方知道她的身份尊贵,不要再这样看她。
    僵尸王扭头看了她一眼,懒得反驳她的胡言乱语,又去扯那把油锯了,再说一句他是她的僵尸宝宝,这把油锯就归本僵尸王了。
    “尊贵的古老神族。”胡刕不敢轻举妄动,但是对方和自己说话,胡刕却不敢不理。
    “朕很多很多岁了,但是一点也不古老,是个还没有长很大的小女孩。”僵尸太后放下笔直的双臂,习惯地去抓旁边僵尸宝宝的衣服。
    可现在的僵尸宝宝比姚明还高,僵尸太后一伸手就扯掉了他腰间的布,僵尸宝宝顿时一丝不挂。
    僵尸太后抬起头来,和俯视她的僵尸宝宝面面相觑。
    胡刕看了一眼,顿时倒吸了一口凉气,这要是朱獳在,还不得马上扑过去?胡刕看到他们两个面面相觑,这才试探着后退了一步。
    安全。
    胡刕停顿了一秒,马上又倒退着跑出了一里路,这才转身加速,狂奔中化作狐影消失在山林中。
    刘长安和上官澹澹站在原地,本来就没有要杀胡刕,自然不会去追他,刘长安丢下油锯,弯腰把那块布捡了起来。
    怕大家不知道,有必要说一声,僵尸王是刘长安假扮的,僵尸太后自然是上官澹澹。
    上官澹澹抬起手掌捂住自己的脸颊,悄悄分开两根手指头,露出眼睛观察刘长安的反应,希望他不要错误地认为,这是太后发出了什么忤逆纲常的信号,希望在这荒郊野外被他激安。
    哪里会有这样的事情?如果他误会了,上官澹澹就打算拿出手机,找一找相关的教育书籍和视频让他好好学习一下,认识到他的错误。
    “青门柳枝软无力,东风吹作黄金色。街东酒薄醉易醒,满眼春愁销不得。”刘长安系紧了腰间的布,这玩意应该是他刚才弯腰追击的时候,臀部后翘的动作拉的松散了。
    “为什么突然念诗?”上官澹澹不解地问道,难道这是缓解尴尬的新方法吗?可他不是自己不尴尬,让别人尴尬的人吗?
    “这首诗是唐代白居易的作品,诗名:长安春。”
    刘长安有些遗憾,上官澹澹平常时不时地念一念诗,还有改诗的爱好,但实际上她对传统诗歌的了解并不多,要是柳教授在这里,在他念完诗之后,就能明白他的意思了,美人嗔恼,娇羞如春花绽放,顿时把尴尬化解的干干净净。
    “你发春了啊!”上官澹澹明白了,身体僵硬地转过身去,赶紧爬到棺材里躺着。
    上官澹澹很清楚,雄性发春是很可怕的,陆斯恩就遇到过一只公狗,也是赤身裸体的往陆斯恩后背上爬,被陆斯恩一脚踹飞了。
    上官澹澹当然不能一脚踹飞刘长安,只好自己未雨绸缪地躺进棺材里,并且把盖板拉好。
    刘长安没有理她,回庙里恢复了正常体型,穿好衣服,走出来发现她还是躺在棺材里不肯出来,也懒得费劲解释劝她出来,扛起棺材跳到了对面的山顶,准备原路返回。
    感谢大家的支持,各种求,给点月票吧!
    (本章完)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